忍者ブログ
 
不老不死,誠心誠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微重口[啥

剑子仙迹动了动等得有些僵硬的脖颈,将视线投向窗外。眼前是一望无际的粼粼水面,此刻午间日光如同碎金般洒在水面上,从湖面上掠来的微风从他雪白的眉毛和鬓角掠过,带来无比的凉爽和惬意。

这里似乎是弃天之乱神州陆沉时,地形改变所造成的湖泊,水天一色,风景独好。一边感叹地皮不错,剑子仙迹转过头,不出意外发现他等的那个人有些面色不佳地走来,咣的一声手里的东西放在面前;带着满意的微笑剑子仙迹双手合十以示谢意,对着碗吹了吹热气,拿起筷子。

那人在桌子另一头落座,把外面罩着的旧道袍脱下:“如何?”

“用料讲究,汤汁入味,顺滑筋道,真正是面中上品。”剑子吃完了第一口,正夹起细小的虾米往嘴里送。

“……真心话呢?”

“没龙宿做得好。”

“……信不信我抽你……”

一时也只有吃面的吸溜声在回荡湖光山色间。苍不怎么高兴地以手肘撑着桌面,目光在窗外游移。剑子咽下最后一口汤,从碗沿边抬起半边眉毛:“你不吃吗?好歹是亲自下厨。”

“我不吃面。”苍摇摇头,“尤其是寿面。”

“为什么?”剑子好奇道。

“……你真想知道?”

“当然。”腹皮饱胀,正需这些从记忆里拣出的琐碎故事帮助消化。苍换了只手撑住下巴,“可别后悔啊。”

“怎么可能,快说吧。”

“那好,我开始说了。在我八岁的时候——”



一碗热气腾腾的刀削面放在他面前。居然是刀削面,苍不由得脑补了一下师尊漠然地托着白白的面团,菜刀漠然地在面团上削出雪花般的片儿,片儿一起漠然地飞入沸水锅里的画面。……唔,想想就感觉全身发冷,他不由立马站起来,对宗主深深鞠了一躬:“多谢师尊。”

师徒间何须言谢,宗主的声音永远如一滴水滑过琉璃瓦片般平稳,平时未能好好照料你是吾之过,今日是你生辰,为师没有什么礼物可赠,这碗面你且尝尝看,不知过了这么多年手艺是否有退步。

面片已被煮得微黄,和葱花胡椒姜末等作料一起在汤里载沉载浮。苍愣了下,伸出筷子夹起面吃了一口,出乎意料味道还挺正常,甚至算得上不错。鲜味从舌尖蔓延开来,舌头上的防御盔甲全数卸落,苍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情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慢慢吃着面。

夹出来了什么东西,啊,是笋干。自小无父无母,由师尊一手养大,可以说自己的一切都是他给的。虽然师尊个性冷硬了点,但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他好……

再夹一块,是木耳。师徒间的交流确实不该只有吐槽、吐槽和吐槽,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在生活方面关心一下师尊。师尊生日的时候也给他做面吧,虽然自己比灶台还高不了多少……诶,这个硬硬的是什么?

苍夹出那块硬硬的东西。在他之后漫长的生命中,他因为这幕场景噩梦三次、内息紊乱一次、冷汗涔涔无数次,时至今日,当初气血全数上涌至头顶的感觉仍然无比清晰:夹在他筷子之间的,是一只手指,上面套着象征宗主身份的乌金镶贝太极图戒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多谢,我已经后悔了。”面是怎么也吃不下去了,剑子仙迹额头上聚集着相当程度的黑线,他把碗推到一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苍抚摸着自己的喉咙,当时自己打翻了碗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八岁孩子稚嫩的喉管承受不了这样的冲击,连喉头的痛感似乎也还停留在同一个地方。“其实只不过是他削面时,不小心把手指削进锅里了,又没发现而已。”

剑子立即明白了。“你师尊‘不老不死’之名并不仅指单纯的‘长生’——道魔大战时我也亲眼见过宗主臂上的伤口的飞速愈合,几乎媲美银锽朱武的‘气双流’。就因此他曾被怀疑有魔界血统,甚至并非人种。扯远了扯远了,不过连骨头也瞬间长合,这也太夸张了点吧?”

“我更想知道一把削面的刀为什么那么快……”苍一只手捂着脸。当师尊听到他的惨叫冲进房,明白原委后再次漠然地把旧手指上的油腻腻的戒指掰下来,到门外舀水洗手,并问说要给他再做一碗的时候,苍已经陷入了“我吃过同类的肉=堕入魔道修行全毁遭天打雷劈而死”的恐怖想象中,缩在房间一角一动不动,就连晚课也没去。


“嘛,嘛。”剑子仙迹安抚地拍拍苍的肩。“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苍没答话,只是把脸捂得更紧了——“我也这么以为的。可当时被关在万年牢的时候……”


被封神箭魔气贯穿全身的苍昏昏欲睡,半醒不醒地看着对面刚收回化体的银锽朱武,开始做收回化体后的另一件事——痛骂弃天帝。他刚在心里略略翻译了一下前魔君所使用的异度方言,并想指出这完全是在骂朱武自己的时候,牢外有动静传来。

断风尘带着一贯得意的神情出现在牢外,手里还托着什么东西。他把托盘放在银锽朱武身边,“主君,今天是你生日,魔皇念父子之情特赐下一碗寿面,希望你在此处能痛改前非,好好思索怎样的所作所为才是正确。”

“不要糟蹋父子之情这几个字了!”银锽朱武脸上的表情表示他下一秒就会把碗扣到断风尘头上。断风尘冷笑了一声,转头走开,无数个小辫子在脑后飞舞着,银锽朱武踌躇了半天,还是老实坐下来,端起碗——他最近白天化体晚上骂娘,万年牢环境下即使是圣魔元胎也捱不太住,不能错过任何一个补充体力的机会——可他刚拿起筷子,就看到他刚才还睡不醒的牢友已经退到了锁链可及范围内的最远处,正一脸警惕地瞪着他:“离我远点。”

“……你又怎么了!”

“你这杀害宗主的凶手!”

“不是说好不提这事儿了吗!!!”

…………………………………………………………



落日西斜,金黄的余晖从窗外照进来,让对面那人的脸有一半沉在阴影中。剑子意识到自己该告辞了,正要开口,却只听他苦笑道:“现在想想也并非不可忘却。与其说是心理阴影,不如说是我想尽办法不至于遗忘这些事吧。”

剑子仙迹看向窗外。窗外是弃天帝之乱神州陆沉时,地形改变所造成的湖泊——沧海桑田沧海桑田,就连最后那次道魔相争也已经过去了太久,就连那样荒芜的道境也逐渐有了人烟,就连苍也孤身一人继续度过了那么多年——他不禁站起身来,正打算说些什么,苍的另半张脸从阴影中滑出,仍带着释然的笑意。“痛苦也罢,欢愉也罢,有能力记住一点,总是好事。对了,有件事倒是一直忘了说了——生辰快乐,剑子。”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求打醒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comments
[07/16 H]
[07/15 NaOH]
[04/20 毛草大西瓜]
[01/21 H]
[01/20 NaOH]
最新記事
检索
BGM
カウンター
PR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