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不老不死,誠心誠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要自嗨;此物高于一切

嘀的一声,他拿起那包烟后才发现型号不对,国内烟老是这样,用超小号的字体标在角落里。收款员有点为难,放下读码器:“对不起,先——”

——声音还是那么沉稳有礼。苍瞪着对面人帽檐下露出的一抹艳色,直到他抬起头,眼睛在口罩上弯起来:“好久不见。”

“——”

“现在抽烟了吗?”

“是啊。”穿?风衣的顾客终于平复了惊讶,“好久不见,赭杉。”


已经十一月底了,一阵夜风吹来,苍也不禁缩了缩脖子。他望向身旁人手上的纸袋,那里面鼓鼓囊囊的,忆起刚才在便利店等赭杉军换班的时候,从杂志边角瞥到他往冰柜那边走去。苍无声地笑了笑,那段日子就从记忆里噌噌地浮上来。雄心壮志、豪言壮语,躺不下两个人的公寓,发霉的冰箱盖上贴满便条纸,冬夜他们俩人裹着一条毯子,用啤酒罐占卜,百试百灵。

不知现在啤酒的条形码还能用不?他进门脱下鞋,看着赭杉军拉开灯。公寓不大,但起码不那么破了,赭杉军招呼他坐下,开了暖气,把其他东西塞进冰箱,进了厨房,不一会端着啤酒和两盘下酒菜出来,是毛豆和秋刀鱼干。

他就这么弯起了嘴角,觉得全身的重量都放松下来。


最初的话题是老头子,剑子,松鼠男,随着时间的推移另一些东西也无法逃避了,他们间或一同笑起来,间或沉默,赤云染,蔺无双,墨尘音,金鎏影,银锽朱武……苍突然发现赭杉军醉了,他酒量本来就不如自己,三个啤酒罐整齐地靠在他垂下的手旁边,苍只记得他嘴角挂着苦笑说,三年前我以为你真死了,回不来了。然后他就伏在桌子上不再动弹,红发从后面分成两股垂下,露出几乎被日光灯照得透白的脖颈。

易拉罐在手中一下子冰冷起来。

苍架起对面的人,抱到浴室里。


浴室也不大,浴缸倒是时常被洗刷的样子。苍那边拧开龙头,这边开始帮赭杉军一件件脱衣服,被脱的人也稍稍清醒了,微睁着眼睛看着他——从前他们俩总是互相搓背来着。等到刮下里衣,他慢慢把赭杉军放进热水里,溅出的水泼湿了裤脚,赭杉军一手撑在浴缸沿上,赤色的发在水中如血般散开,睫毛被水汽蒸得半开半阖,唇微微颤动着。

他咬了咬牙,去解自己的衣扣。



等苍也坐到浴缸的时候水哗啦溢出不少,他手不知该往哪放,迟疑着向前环住了红发好友的腰。左胁下摸到的可怖伤疤,那是当年为老头子挡枪留下的……苍心里好像有枚烛火晃了一下,慢慢把手移开,赭杉军的肢体仍然像从前一样修长,此时他屈膝坐在浴缸里,身体随着水的浮力半靠在自己身上,收得紧紧的臀线正有意无意触碰自己的敏感部位……

……再忍下去简直就不是男人了,苍吐口气,伸手拨弄怀里人已经微微挺起的分身。因为酒醉而异常敏感的身体立即反应,顶端开始滑腻起来。苍把它握在掌心摩挲玩弄了一会,到浴缸边挤了些沐浴露,两指推送进身后那个紧密的入口。

淫靡的水声在浴室里显得格外清晰。身下的小嘴不舍地轻咬他的手指,苍凭记忆找到那一点,碾压几番后赭杉军几乎要软倒在水里了,口中仅剩呜咽,红发轻轻蹭着他的下巴。苍没有犹豫,拉开双腿,扶着腰将分身缓缓埋入。

两人都是一阵喘息。苍并未太用力,在那绵软湿热处小幅度抽动着,等着快感一点点涌上头顶。肢体贴合的感觉实在太好,更何况那人正裹住他的欲望根源上下吮动……他脑一热,双手扣紧那人扶在自己膝盖上的十指。

只有这个人,他绝对不能再失去了。

这次射出后两人又面对面做了一次,赭杉军仰躺在苍身上,侧着腿含着那灼热的部位吞吐不已,苍乐于看到他混杂着醉意与情欲的羞耻表情,伸手去捏压对方已变成深色的顶端,赭杉军呻吟一声,滚烫甬道却随着这下动作猛地绞紧了,苍被绞得浑身都酥麻了,于是再也没有客气,将腿扣在自己肩上,随着套弄的节奏一下下冲撞着那销魂的所在……




……澡是洗不成了,简单清理一下后苍用浴巾将人整个裹到床上,再去衣柜里找睡衣。床上人有气无力地说了句:“抽屉……。”

抽屉里是电吹风。插上电,苍一点点吹干那过于浓密的红发,手在内里游动抚摸。赭杉军靠在他怀里,过了一会儿苍终于确定他已经睡着了,于是单手扯下了插头,关了床头灯,搂住赭杉军的腰再裹紧被子,也慢慢沉入到仅有两人的?暗中去了。



=================================




苍本来想多睡会的,可怀里人异常的体温让他不得不爬起来准备一切。含着体温计,温水送下感冒药,赭杉军被高温烧得迷迷糊糊的,望向吩咐了“你躺着别动”就走向厨房的苍,眼圈微微红起来。

苍拧了热毛巾给赭杉军洗了脸,再在额头冷敷了一层。也不知过了多久,香气从厨房里飘过来了,苍端来一碗东西放在床头,早饭没吃的赭杉军被勾得坐起来,碗里是米粥,上面漂着切得齐整的葱花,再一舀,细碎的鸡肉糜浮起来。道歉的话还是说不出来,苍坐回床上,把肩膀给他靠着,从被子下紧紧握住对方的手。

粥的热度似乎唤起了赭杉军的知觉。慢慢吃完午饭后他就这么任苍抱着,直到那边打破沉默:“晚上去不了了。”

“嗯……”

“我待会去再买退烧片,你好好休息。”

“没事,”赭杉军挣扎着抬起头来,“出身汗就好了……”

此时他看见好友的眼睛突然眯得更细了,无数经验告诉他这不是什么好的征兆——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被侧翻过来了,即使脾气好如他也有些惊怒:“干什么?”

“——给你出汗嘛。”颇有些无辜的语气伴随着拉链拉开的声音,随后是睡裤被扒下了,有个滚烫的东西抵到他大腿根上,身后人的气息一下靠过来,带着促狭和神秘:“这次用腿好不好?”

“你——!”

“……赭杉。”

微带着笑意的温和声音,如从前无数次一样在他耳边响起。赭杉军叹口气,稍微分开两腿将那肉柱夹进自己腿间,与自己的欲望握在一起,另只手手指放入唇中用唾沫润湿了,在两人的顶端打着转,间或用指甲刮擦着铃口。身后的人呼吸急促了,开始在他腿间轻轻挺着腰抽插,被这么一弄赭杉军自己也情动起来,不由得夹紧双腿,握着分身的手被身后人大手掌控,两人的顶端紧贴在一起,互相急促交磨着……

苍先射在他腿间,他也跟着喷发了,果然出了一身的汗。床单又要重洗了,可温暖的怀抱和高潮后的余韵几乎让他不想动弹。
“什么时候走……?”
“再不走了。” 那人的吻零零碎碎地落到他耳垂上。

他慢慢闭上眼,眼角边最后看到的风景是窗外电线杆上,午后飞起的海鸟。


EN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我终于干了哈哈哈]  [HOME]  [。»
求打醒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comments
[07/16 H]
[07/15 NaOH]
[04/20 毛草大西瓜]
[01/21 H]
[01/20 NaOH]
最新記事
检索
BGM
カウンター
PR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