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不老不死,誠心誠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伪饭阿?同学的诞生贺(喂明明还有几天不是么!
我现在已经不怕雷人了!

生日快乐=v=。请相信我是抱着ALL信的心态

BGM:朝と夜の物语 –SoundHorizon


旅行者A推开休息站的门。大概是时候不对,休息站里空空的。他慢慢坐下,环视四周,然后猛地从座位上跳起来——这房间里居然还有一个人,靠墙坐着,正专心地掏着鼻子,并把掏出来的东西揩到自己的靴子上。
A迟疑地说:“啊……你好。你是从哪儿来的?”
“日本。”他抬起头,脸又?又瘦,眼睛却亮得吓人。
“啊!我也是!真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也能遇上!”A太激动了,以致马上转成了日语,虽然并不见得对面就是他的同乡——“那么,都去过了吗?室町,幕末,太正?你下一站准备去哪?”
“我也不知道?”
“什么?”
笑意从?瘦男人的眼底升起。“我不是自己想来的。”他平伸出手,抓了一把空气。



熊熊燃烧的木制建筑,士兵惨叫连连,木料带着火劈啪往下掉。
他的里衣浸湿了汗,他的脸被烫伤,他的枪在手里直打滑。
踩着滚烫的木板他一路前行,沿途射杀几个落单的士兵,直到看见出口,天空中一轮圆月惨白惨白——
“……!!”从身后响起的大笑,他迅速回头转身,举起枪射出一梭子弹——然而枪声中他只来得及看清对方的长长银发从他面前拂过,以及随后接上的、如死亡般冰冷的巨大刀锋——



“就你那样还一梭?”A愤然道,“谁会上你当啊!”
“这不是重点,”男人轻松地说,“重点在于,我用子弹弹飞他的镰刀,在他另一把挥过来之前急退五步;然后他摸出一把手里剑向我扔来,一定是淬过毒的,于是……”
“哦,”A尽力使自己显得无所谓的样子,“那天晚上杂贺孙市怎么样了?我记得那代孙市是个女的,她潜入了……”
“总之我明白了,热兵器再次败给了冷兵器。我记得是阿犬还是谁同我说过,在我打靶的时候,‘即使对军很有效,但用来防身就太不现实了’——我总算明白了。此后我一直用刀或者类似的东西,不然早就灰飞烟灭了。”
“你老是灰飞烟灭,”A挖苦道,“当然我也能理解你所说的。不过我曾遇到过一位三头六臂、自称是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地方国王的怪人,正在寻找名叫‘湖之剑’的超微扩散型爆破兵器。鬼知道那是什么?我随手一推,把他打发走了。”
“他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就像正宗型火焰喷射器一样。等着吧。”男人断言道。



安土城的天守阁对外称五层,实际上要更高。从顶层可以看到绿树,水面和其上的白帆,巨大帆布上的巨大紫色家纹。
太好了,他皱着眉头想。
漆器味道太浓,地板打磨得还不够光滑,男子汗湿的秀丽长发垂到他肩膀上。
“太好了……就像是做梦一样……”
“他觉得自己眉头都皱得发酸了,于是放松了把手伸出去。两人又靠近了一点,他发现他们的双手都离对方的的脖颈最近。
真是太好了。



“……因为从老婆小妾到妹妹女儿都被不知道从哪来的异国男人掳走了,所以只好搅基为乐了是吗,丸子店老板?”
“那也总比我、金橘、阿犬、竹千代什么的都被不知道从哪来的异国女人掳走了好,”?瘦男人和颜悦色地说,“而且不包括妹妹;谁敢动我妹妹,我就——”
“就把他的头盖骨挖出来舀酒喝,”A连槽都懒得吐了,“可她还是被无惨了。要不要再说说你的感情生活?我记得你被你弟弟监禁爱过……”
他毫不以为意。
“别提那个了;我觉得既对不起信行又炮灰了阿浓。顺便说一句,你的名词运用很成问题。
可这算什么?我曾在现世追求过一个女人,为她到处放火,为她炸掉一座客机,为她与被称为武神的男人决斗,”他声音因为激动而提高了,“那女人前世的名字叫静御前。我犯得着吗!!”
A伸出一只手安慰他:“我老婆娘家姓明智,要不要我打她一顿给你出气?”
“那又有什么办法?我说过我不是自愿来的。”他叉开双腿,重新坐下。



越往西她就越觉得不对劲。
“主公快走!这里有我断后!”美貌的少年挥动着比自己还高的长刀,身影消失在火焰里。
是怨魂气息太重的原因么,眼前出现了媲美真实的幻象——
面容娇美的少女举起刀向自己刺来,忽然又变成了美艳的华服妇人,她站在身边,嘴角弯成美丽的弧度:“地狱都去。”
她抱着头,跪倒在京都郊外的树林里。
“信姬姑娘,你没事吧?”后面的红发青年跑过来,“难道又是……”
“……我没事。”她支撑着自己站起来,脸上又恢复了往常的戾气。



A一把掀翻了桌,“前面我都忍下来了,可这口味也太重了吧!!”
“我还有更重的没说呢,你要不要听?”男人摩着自己的小胡子,“有一次我在21世纪的东京见到了真田幸村,他已经是个长辫子的活泼姑娘,学校的剑道部主将,正把木刀挥舞得呼呼作响(“我觉得满萌的。”A诚实地说。)。我能怎么办?难道上前去吐他槽说‘这种风有什么好跟的’吗?”
“有时候我真的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他总结道。
A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小心翼翼、字斟句酌地说:“说实话,你已经很不错了。你是传说中英灵一类的人物,做的事和神差不多,只是搞砸的时候多些。人们讲述你的故事,你在人们的召唤下重生;但是在他们讲的故事中,你有时是反派,有时则表现得像个正义的味方。你不能总把自己同最成功的的案例,比如说,关羽云长相比;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多神龛,从中餐馆到有明会场。
“我不知道你具体的丰功伟绩,就像不知道你的野望是什么、血型、幸运日到底是不是星期六。但我也是旅行者,我知道你思念本阵里的小马扎、庭院里鹿威敲打在石头上的声音,自由女神和荷兰女骑士,还是不及阿浓和吉乃有吸引力。”话像是从A舌头底下流出来似的,他索性一口气说完,“但是我觉得,只要你真真正正摆脱谣言和花边新闻,还原成单纯的历史润滑剂以后,——虽然我不抱希望,——你就能回去。”

“我一直忘了问,贵姓?”男人突然说。
“啊啊,敝姓襟川。”
他终于放声大笑起来,笑声宛若雷霆。

“不管那些有的没的,太公望怎么样了?”A问道。
他好不容易忍住笑。“过得不错;金乘五失业了我很高兴。居然和你聊了这么久,时候不早了。来吧,推我一把。”
“那么下一站的口令是‘我是逃避用信长来玩《信长的野望》’。祝你好运,看板郎。”
“再见。”他站起身拉开门,再次消失在时间的隙缝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信姬姑娘我爱你T0T
有明真的有二姐的神龛么……窘
viconia 2008/03/31(Mon)14:24:41 編集
有呢~
(C72) (同人誌) [大橋屋]LIQUID.rar
H 2008/04/01(Tue)15:47:42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記事番号 11]  [HOME]  [2000次!!!»
求打醒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comments
[07/16 H]
[07/15 NaOH]
[04/20 毛草大西瓜]
[01/21 H]
[01/20 NaOH]
最新記事
检索
BGM
カウンター
PR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