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不老不死,誠心誠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脑残起来不是人系列,很白很天雷
古?曼智斗古?曼,美少女捅翻伪少女

……诶为什么正文没出就写番外呀果然脑残无下限吗……

BGM:Ark-Soundhorizon


马云绿死了。
传来这消息的赵云波澜不惊,马超也只好同他一起淡定自若,谁也不能示弱,任凭内心翻江倒海——但这说不定只不过是自己一向情愿的想法罢了,他在心里摊了摊手,并感觉一条火蛇般的东西从胃里窜出来,直烫到喉咙口。
他终于反应过来,马云绿已经死了。


那天赵云和石田三成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对坐着互相吐槽,你一言我一语终于到了极限,当马超发现他俩时赵云的左拳在三成的右脸上三成的右拳在赵云的左脸上。尤为可憎的事,他们俩不仅滚在一起衣冠不整,居然还在搞四目相对,似乎要把对方脸上的拳印看成一个洞。怎么说呢,马超的感觉是想跳过去,一手拉响礼花一手拉开“贺!三云达成!”的横幅,可在他说出“恭喜你了,子龙”时,赵云用有点生硬的语调回答道“一手握着柴刀一手拿着球棒说这话可真没说服力呀义兄上……”,他才反应过来——唉,柴刀不由自主平挥过去是怎么回事?算了谁管那么多。
……当他将血泊中的赵云拖起来,准备往回走时,已经恢复正常的治部少辅用一贯冷清的语气发问:“马超殿,你最近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云绿的事,有点……”
“云绿?那是谁?”
“啊,那天和关索一起从古志城里逃出来的,我的——”
“关索又是谁?”
“是云长大人的儿子,上次星彩来介绍过……”
“星彩?星彩是谁?”
“……那你又是谁?”马超终于忍不住反驳过去。
可他得到的是三成惊愕的表情。


日子依旧过,太阳照常升起,马超走过中庭,看见吊在横梁上的抱枕被风吹得摇摇荡荡。


云绿死后他曾不断试图寻找她生前留下的痕迹。她活泼而激烈,笑起来宛若冰棱,浅色头发,刀在空中呼呼地挥出声音。而这里是江户,这里没有风,没有她的营帐和足音,连她送给他的马铃,也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掉到了哪里去。
从小队长到护卫兵,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踪迹。
难道自己真的是妄想系妹控?马超抱着自己的头差点没叫出声来。“坏掉的,只要麻美子一个就可以了!”理智在脑子里如此的控诉着。等等这是哪门子理智啊。妹控又是什么东西来着?
“——义兄上?”有人拄着枪在旁边站定。他抬起头来。
这时候太阳马上要掉到地平线以下去。


或许该去问问庞?吧,毕竟是西凉的旧识。马超抱着这个想法去了邺城,却被告知庞?已投了远吕智营。走之前马超看到盛装的甄姬,那真是洛神般的美貌,玉一般的手指转着她的横笛。曹丕怎么能让这样的女性上战场?
他很快就明白了。让她上战场的人不是曹丕;就像他不知道张皇后,是在深宫里寂寞的修着指甲,还是无往无畏、挥舞长戟、奔驰在修罗场的短裙美少女?
马超用力摇摇头,像是要把这些念头从脑海里挥出去。



说起石田三成,当马超赵云两个连有脸武将都认不全的时候,他却已经到《典论》都背得精熟的地步了,于是他丢了一堆小册子般的东西给两个人;至少不要把浅井长政和浅野长政搞混吧!
“杂贺孙市,纪州铁炮众首领……”
“是男的还是女的?”
“我见过他,是好色的胡渣大叔。唉唉跳过去吧。”
马超翻开另一本:“服部半藏,伊贺里忍者头子——”
“是男的还是女的?”
“……这版本说是男的。”
“PASS,PASS掉算了。”
因为只是称号,身份模糊所以忘掉也无所谓。话说回来从那个时候起脑袋里就混进去什么奇怪的东西了是吗。



赵云和三成在争吵。兼续全神贯注地解一个九连环。幸村从他的便当盒里取出一个惠方卷放进嘴里。他听见自己嘴里流利地吐出“在攻略张铃铃时被星彩撞见这是几世几年修来的福分啊你”这样的槽。一切正常得不能在正常。
可他还是觉得不对劲。
这不是他的时代。




“走了,义兄上,”赵云说,“我带你去云绿死的地方。”




晚上月色很好,没有星星,两人趁着夜色,一路向西奔驰。
马超伏在马背上,听见赵云的声音从身侧传来:“义兄上,等这些事完了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以后?他摇摇头。在这里常识失去效力,世界观推倒重建,说不定就会死在这历史的缝隙中,连句号都不留下一个。
……可不管怎么说——
“义兄上。”
“呃?”
赵云勒住马,警觉地四面望了望:“……地图,有没有?”
马超按住额头。


两个人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跑了大半夜。这大概是阵法,连月亮也看不见了,赵云察觉不对劲,调转马头向这边靠过来:“……?”
马超只是抬起头,他能看到远处的一点光亮。
哭声。风的呼啸。他看见赵云和三成还在争吵,兼续全神贯注地解一个九连环,幸村一边看《银魂》一边吃惠方卷,他听见自己嘴里流利地吐出“在攻略张铃铃时被星彩撞见这是几世几年修来的福分啊你”这样的槽,一切天衣无缝。哭声越来越响。兵戈之声骤起,妇人的头滚落在地。自己追?着永远追不上的敌人。他抱着枪,躲在马背的阴影里。
他只记得他摔下马时眼前出现了挥刀刺向自己的少女。



“孟起大人!!!”
人头怎么还会说话?
“喂喂,你爸爸在阴间等你咧!”
自以为很有趣是吧可是我已经听过一百万遍了
“临沮的看门狗而已!”
并不是身在地狱或深渊,
“呐,哥哥……”
只不过嘴里直发苦——


“醒醒吧,义兄上!”
顿时万道霞光刺入他眼。


他们俩在正午时到达了已变成一座空城的大阪。马超抓着缰绳,他终于明白了违和感来自何方。
这不是他的时代。
他的时代烽火连天,群雄并起,生灵涂炭,霸业倾圮;紧握在手里的蝴蝶钗,西凉漫天黄沙里的誓言,少女削断长发,少年挥戈而战。即使再一次面对循环往复的历史,即使继续拄着枪老死,他还是想回去。至少要把她——
“到了,义兄上。”赵云突然说。
至少要把她送回西凉——
他往上看,看见阳光下有着烧焦痕迹的大阪城天守。



“她死了之后我来过三次,第一次已看不出战斗过的痕迹,第二次这里绿树成荫,第三次一栋天守阁拔地而起——你明白了吗,义兄上?”
他本来以为会在那些妖魔士兵的尸体下发现她冰冷的一只手;他本来以为会看到她赤身裸体,上面停满了乌鸦,正在抢一截小肠;他以为至少能有个衣冠冢——
他拼命仰着头直到极限。天空很亮,他正对着太阳,舌头发麻,眼睛发涨,脖子又痛又僵。
因为本来就是虚妄,如同月夜下的倒影,八卦阵里的火光,仙人挥出的剑气,睡梦中张牙舞爪的怨魂,即使一枪刺死了,也比一张枯叶更缺乏存在感,大河向东流,地球仍在转,只要不记得,她就不存在。
可是怎么忘?
马超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在叫着义兄上义兄上。他低下头去。
下一秒种嘴巴就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




他抓起脱落的半边肩甲,一瘸一拐地向低头吃草的绝影走去。管它英雄不再,管它霸业倾圮!马超呲牙咧嘴地想,破罐破摔吧,即使他的矛尖已经变钝,正义总是空挥也无所谓,只要还能感觉到痛楚,只要手指还能触到手心,只要还能一起,活着回去。

EN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求打醒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comments
[07/16 H]
[07/15 NaOH]
[04/20 毛草大西瓜]
[01/21 H]
[01/20 NaOH]
最新記事
检索
BGM
カウンター
PR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