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不老不死,誠心誠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加密成功

仙山系,现实穿越,隐A曲,超大号脑补

墨尘音抖掉斗篷上的雪,拿出一路上捂在怀里的饭盒。盘腿坐在床上的人居然还披着一条棉被,棉被居然还是暗红色格子图案,这让还在门口的墨尘音就感受到了简直逼近身前的死宅气息。
床上人脸被屏幕的荧光照得脸色惨白,就这样他还很自然地绽放出一个微笑,眼窝下的阴影也越发深了。“昨晚熬夜了吧?熬夜今天一回来就接着上网,你还真当自己几千年的老妖怪啊?”墨摇着头打开饭盒,一股清新的香气溢出来。
“多谢了……好友。50K的拨号还真慢呢。”?发披散的消瘦男子笑道。
“废话,谁会到这里架线?我好不容易牵根线到青埂冷峰,结果整座山就被你这么一拆,”墨尘音扶着头,“你为何只有带衰才是先天级的啊!”
赭杉军坦然伸出手去拿碗盛汤。墨一看到碗里一片绿色又泄气了,“你说芦笋汤有什么好的?还天天要厨房给你做……”
“可能是当年练辟谷……”
“你要是那个时侯跟苍一起饿死多好,玄宗省了个大麻烦,我干嘛救你们!”墨尘音毫不客气打断他的追忆,开始吃自己的那份饭菜。整个岩池又陷入沉默中去,只剩水汽在空中弥散……
“凤凰鸣前辈怎么样了?”
“还好吧,”赭杉舀了一块芦笋放进嘴里,在自己身上比划着,“身上全是绷带,肋骨断了十来根吧,右手和左腿废了,大腿肌撕裂,左胸长三寸深二寸的创口四个,长四寸深三寸的三个,粉碎性骨折还有几处……”
“身为这个人的儿子,吐血役你就不觉得惭愧吗!”
“……总之我过去的时候他已经醒了,坐床上气哼哼地吟诗,一边骂我臭小子,一边指挥我切梨子给他吃……”
“……吟的啥?”
“是谁多事入江湖,眼也累苦,心也累苦之类……吧。”
“……………………………………………………………………………”


吃完饭,墨尘音收拾着东西,“赭……”
身边的人抱着被子不发一语。大概是照顾凤凰鸣照顾了一夜,赭杉军疲倦已极,居然就这么睡着了,?发垂落在颊边苍白的肌肤上,道印隐藏在漆?的刘海之下。
自从死去后墨尘音再也没有这么认真地看过赭杉军。注视过几千年的人,永远映在脑海里不灭火焰般的红发,到被魔气染得漆?,到永久的失去……直到现在一切生离死别都成为虚妄,却由于不明原因再次魔化,简直是倒回了原点……不过也好。他一直是那个大师兄啊,自持肃穆,内心却带着无可救药的闷骚因子,坦然谈笑,正直常识,宁愿折断也不愿扭曲,拔出剑挡在所有人面前,最后战死……墨尘音情不自禁去抚摸那缕?发;梦中人睫毛动了一动,随即又沉沉地闭合了,头不自觉地靠在他手上。
墨尘音觉得下腹一下子热了起来。古早的记忆里,这个人温和地伏在他身下,温和地迎合着他,身体像一块上好的美玉,咬着一缕红发,再痛苦也是拼命忍着,那时他觉得怀里抱住的人就是他至高无上的幸福。墨尘音摇摇头,干脆一把将人摁倒了,手扯着被子下的睡袍,赭杉睁开眼,魔化过的双眼里瞳孔变成金红色,看着他。
“……好友……尘音?”
在下一秒唇就被堵住了,床上的东西全部被带到地上,墨尘音疯狂向身下人倾诉着这么多年来堆积的爱意,无路可走、无法舍弃、总是越不过的距离……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求打醒
04 2018/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comments
[07/16 H]
[07/15 NaOH]
[04/20 毛草大西瓜]
[01/21 H]
[01/20 NaOH]
最新記事
检索
BGM
カウンター
PR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