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不老不死,誠心誠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广告再见!这文居然打了半年……

沿用伊瓦利斯背景

因为从小学时起养成的习惯,15岁的Sephiroth起得很早,,然后在晨读时摊开一本砖头样的书,躲在书后面沉沉睡去——宝条不敢吵醒他这有低血压的儿子,不然那本书会直接向着他鼻梁飞过来,撞掉他的眼镜砸在他的脚背上,又狠又准。
今天也如同往常样,Sephiroth肩膀上搭着毛巾,睡眼朦胧地朝卫生间走去,一边打哈欠一边挤牙膏,他今天的T恤上印着蜜蜂之馆的Logo,“喂,拿错杯子了!”宝条叫道,同时一把抢过自己的水杯。
“啊,抱歉。”Sephiroth摇摇晃晃地去拿脸盆,“那盆子里是我昨天邮购的龙蛋啊!”——啪,一团黄澄澄的液体。
宝条愤怒地一跺脚,顺带脖子也被手里的剃须刀刮了一条血印。他完全绝望了,捂着伤口瞪着镜子里狼狈不堪的自己,直到Sephiroth从旁边递了一瓶回复剂过来。到底是怎么生出这种儿子的啊,继承了Lucrecia的美貌和……天然呆,以及自己的……
自己的什么?
宝条看着地上的蛋黄,吼道:“Tet,快来收拾收拾!还没来吗!Tet!”




Tet是居住在北方冰原地区的青年,忠厚老实,品?优良,就算老把头发染成枯草般的颜色,也称得上是全伊瓦利斯脾气最好的实验室助手——宝条老是要求些价格高昂、市面上少见的试验素材,这时Tet总会在一天之内找到,然后?回恶魔城宝条的实验室里把东西递过去,脸上还带着谦和的微笑——这样有为的年轻人何苦要来这不见天日的实验室,同脾气暴躁的魔导士耗费青春呢,Sephiroth一边叉着盘子里的陆行鸟蛋一边想。
吱呀一声,门开了,Tet按着半只手臂走进来。“对不起,路上出了点意外,被蚁狮咬了。”
宝条皱着眉头,脸上还贴着橡皮膏,“怎么回事?”
“哦,我出门没多久,不知从哪里冒出一只白色的蚁师,冲我手臂上咬了一口。真是白的反常啊,那只蚁狮。幸亏又有人过来,把它抓走了。大概是哪个公会……”
“白色??”宝条从房间另一头奔过来,蚁狮常见的只有赤青,黄绿更少,白色的简直就是梦幻逸品——更不用说其蜕下的皮是多么稀有的素材。
“当然,要不它怎么能藏在雪里面。”Tet肯定地说,“是叫什么,雪崩吧?那个公会。”
宝条沮丧地看着手。他在米?加那么多年,不认识这个公会。“我吃饱了。”Sephiroth把叉子和番茄酱放回桌子上。




严格来说,Sephiroth不算很宅,他爸爸每周末都要去米?加送一趟魔药顺便带些原料回来,S总是跟着去打些零工——所以几年后Cloud对他说“去死吧,阿宅!”的时候他能够迅速反击道“谁说我宅,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宅,你全家都是宅”——他什么都能干,效率高又引人注意,深受米?加墙壁市场各店铺老板的欢迎。
时值正午,Sephiroth把最后一桶酒搬进酒吧“醉翁亭”,靠在柜台边吃午饭。情报板上新贴了张的《伊瓦利斯每日热点》,他端着便当盒好奇地走过去。

宝条拎着今天采购的东西,嘴里还在抱怨着物价的飞涨;从米?加的魔导士协会也领不到什么津贴了,这样下去难道真的要开始变卖亡妻遗产?
他又想起在这个地方旧货摊上买到的恶灵之羽。就靠着它,他召唤出了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吸血鬼城堡,与卢克蕾西亚相逢,自己的命运突然转向而驰连刹车都刹不住,直至成了现在这副?行……他从口袋里摸出5G扔给卖报纸的小贩,转头拿起一份去看招聘信息栏。



第二天一早,Tet挥舞着当天的报纸拉开门:“大事件!皇宫里的秘典和召唤魔石一起被盗了,目前嫌疑人还不明!这么严密的守卫也能得手,米?加看来也不太平啊……”
他自顾自地大声说着。Sephiroth端盘子进厨房去洗。宝条指着一大盆活青蛙,阴着脸对Tet说:“快把这个端到实验室去。”




从有记忆时起,Sephiroth就老是在恶魔城里游荡;图书馆,舞踏馆,小小的礼拜堂……城堡大到不像话,在里面迷路是家常便饭,这时他就只好靠着墙壁坐下,在这灯熄灭了也会重新燃起、昼夜不明的空间里,看着自己母亲的画像发呆——他母亲是褐色长发,高贵优雅的吸血鬼公主,朝着他温柔地微笑着,一刻不曾停息。
(小学时他曾对别人说起这段记忆,立即遭到对方的吐槽:“在这个骑士总受,公主屠龙,神父倒吸吸血鬼,魔王之子杀父平天下的年代,你还是好好去做自嗨狂这份有前途的职业吧!”)
而这次,他终于探索到了地下室的入口。
一进门他就看见满墙大大小小字体不一的各式涂鸦签名,从大字号写十遍“毗沙门天保佑着我们!!”到平庸无奇的“全新未拆封网卡出售……”应有尽有,可Sephiroth还是看到了那个血红的“罪”字,无数个拼在一起的“sin”有新有旧。他饶有兴趣地找个地方坐下来,近距离观察这记载了恶魔城历史的墙壁,直到身下的棺材板里传来有节奏的叩打声。
Sephiroth撬开棺材,看见?发红眼的吸血鬼猎人躺在当中,手枪放在手边,而对方一看到他也愣住了,口中开始喃喃念着一个复杂的名字。
然后他从棺材里坐起来,用吟诗一般的语调询问Sephiroth现在的时间。



Sephiroth一点也没怀疑Vincent所说的一切,在他的故事里有美丽的女性,有陷入两难境地的年轻吸血鬼猎人,以及……炮灰。其真实性实在太高了;Lucresia能够夜视,但她仍愿意在城堡内外点满灯火,直至她所喜爱的光明永久地夺去她的生命。



宝条再次去米?加的时候,帝国直属部队的搜查已经持续了好几天——皇宫中的失窃案,最强的召唤兽“巴哈姆特•再临”,拥有一击毁灭整座城市的巨大威力,就连召唤方法也由于太过复杂,需要以秘典书面记录下来。宝条避开街上的士兵,转身走进地下水道入口,这时有?魔导士同他擦肩而过,帽子遮住大半个脸,他装作没看到对方长袍领口上的星命学者纹章。
“我们是‘雪崩’公会。你是来应聘的吗?”靠在布满青苔的石墙上,阴影中的人问道。
宝条点点头。




……刚一回来宝条就急急忙忙往地下室奔去,结果正在拐角处看到他儿子正若无其事地从入口走出来。
棺材被移动过。Sin字又多了几个。
脑浆嗖地一下像是被煮沸了。
他想起他第一次看到这座城堡的时候,想起无处不在微笑着的Lucresia,想起自己考三次没过的炼金术师执照,想起红色的瞳孔,想起不知道图书库里哪本古书记载了白色蚁狮皮是长效隐形药水的必备材料,想起完全不像他的Sephiroth.
他甚至想到了……
宝条转头走回自己房间,闷声收拾东西。



第三天早晨,Sephiroth一边吃早餐,一边摊开今天的《伊瓦利斯每日热点》,头版头条是皇宫失窃背后主谋已查明,另多起科学院研究员失踪案件也与其有关……他正喝了一口汤,突然听见窗外引?的轰鸣声。
Sephiroth放下刀叉和报纸,走了出去。



宝条早就在恶魔城停机坪上等着了,来的是一艘小型飞空艇,在停机坪上缓缓降落后,驾驶员从里面跳出来,拉开护目镜:“是宝条博士吗?欢迎加入到保护星球的行列中来。”
居然是Tet。
宝条只好摇摇头,提起自己的行李箱。飞空艇舱门关闭,开始缓缓拉伸。那小子反正饿不死,再不济也能出城舀点魔胱喝……
……他张大了嘴,看见有人从停机坪另一端奔驰而来,左手握着那把超长的忍刀——Sephiroth跑到栏杆边,纵身一跃,宝条只看到机窗外一闪而逝的、比陨石还明亮的银色剑锋……
飞空艇右翼螺旋桨脱离,拖着浓烟,直直掉入了魔胱之海。




============================================



Sephiroth在厨房里热他的早餐,他今天的T恤上是一只红色陆行鸟。门被推开,他的父亲跛着一只脚骂骂咧咧地走进来,在地上留下一条魔胱的痕迹。Sephiroth回过头,提醒自己明天继续贴助手招聘启示,直到刺猬头的白魔导士一脚踢破恶魔城大门的那一天来临。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這CP> <
我被你擊中了
光仔 2009/08/30(Sun)15:35:24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简报]  [HOME]  [[墨赭]自嗨»
求打醒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comments
[07/16 H]
[07/15 NaOH]
[04/20 毛草大西瓜]
[01/21 H]
[01/20 NaOH]
最新記事
检索
BGM
カウンター
PR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